你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艺 > 正文
推荐阅读
八项规定 改变中国

十九大报告指出,全面从严治党永远在路上。一个政党,一个政权,其前途命运取决于人心向背。人民群众反对什么、痛恨什么,我们就要坚决防范和纠正什么。(来源:12月8日,新华社) 十八大以来,党中央坚定不移全面从严治党,全党理想信念更加坚定、党性更加坚强,党和国家的各项事业发展有了更加坚强政治保证。但党面临执政环境的复杂性和复杂性,党内的思想、组织和作风不纯等突出问题。实践证明,管党治党,关系党国家民族前途命运,必须下更大决心、勇气、气力抓紧抓好。 5年前,《八项规定》出台,全面从严治党由此“破题”,开启了一场正风肃纪、激浊扬清、刷新吏治的作风之变。5年后,当初仅仅600余字之规定,却扭转着时代风气的深刻变化,使党风政风焕然一新;而今,它仍具有强大的威慑力,依然是全面从严治党的重要手段,只凭这一点,它已远超当初许众人预期;而且,当时认为公款吃喝等中国官场的“老大难”问题,竟然出现如此显著改善。 作风建设,成绩斐然。5年来,党中央以身作则,率先垂范,身体力行,把八项规定作为作风建设切入点,把全面从严治党为突破口,紧盯重要节点,从件件具体问题抓起,坚决杜绝“节日腐败”。截至今年10月,全国累查处超19.32万起,处理超26.3人,党政纪处分超14.5万人,真是累累硕果,成绩卓著,体现了党中央全面从严治党和狠抓作风建设的坚定决心与毅力。 这5年来,具体到各地,也都交出了作风建设满意“答卷”。一开始就坚持问题导向,从具体的、细小的问题抓,从月饼、粽子等“小事小节”入手,狠刹“四风”。截至今年10月,全国查处违规公款吃喝等三类突出问题共超4.55起。其中,在2013和2014年占68.6%;2015年占17.1%;2016年占10.8%;2017年仅占3.5%。显然看出,违纪存量和增量在大幅度减少,这更足以证明:八项规定,改变中国。 作风建设永远在路上。创新监督手段,充分利用互联网、新媒体和新技术,大大拓宽监督渠道,相信群众,依靠群众,形成群众监督的浓厚氛围;“八项规定”修改实施细则,着重对改进调查研究等方面内容,作了全面规范、细化和完善;中纪委推出八项规定精神“表情包”接地气,换新天。十八大以来,中央十二轮巡视和各级巡视巡察均把作为重要监督内容和监督手段逐渐固化为制度,构筑成反腐“天罗地网”,让隐变“四风”无处藏身。 八项规定,改变中国。只有将八项规定深入人心,彻底转变工作作风,提高干部效率,把好方针政策落到实处,才能不断推动党的事业前进,得到群众的拥护,中国的明天才会希望。才能让百姓感受到了实实在在的变化,不断深入人心,人民满意,世界关注,“八项规定”精神牢牢扎根中国大地,让中国政治生态焕然一新。

更多文学
给文学以生命

”我一直关注那些沉浸在文学之中或者隐藏在文学背后的人,譬如评论家、文学史家、翻译家、编辑等等,他们因文学结缘,文学成为联结他们生命的桥梁和纽带。”文学中的思想是有温度的,文学表现的思想过程就像火苗遇到木材之后的爆燃,就像流水拍击岩石之后飞溅的浪花,就像个体或人群遭遇时代转折的奋争与抉择。

如何在商业里实现文艺理想?

日期: 2018-01-10 19:25:39    来源: 搜狐网   
分享到:

如何在商业里实现文艺理想?

搜狐网
2018-01-10 11:25
直到后来,在市场形势下,出版社彼此之间的出版界限逐渐消减,出版方向更加多元化,也因此提供了一个条件和空间,图书编辑以个人兴趣进行选题的眼光和能力在出版环节中的作用更为凸显。

原标题:如何在商业里实现文艺理想?

原文刊于| 《书香两岸》杂志2012年1-2月第39-40期

文章转自|《书香两岸》杂志(ID:taiwanbook)

中国出版分好多种类型,但我所想的是,我做出来的书,放到市场上,读者可能买,可能不买,其实你永远不需要考虑谁是读者,因为你的读者群已经固定了。

但我们还是希望更多的读者购买,实现盈利。我觉得纯粹意义的出版是,你做出来的书,是卖给读者,而不是仅仅为了作者。”

——杨全强

现任北京上河卓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总编辑

很多人或许已经忘了曾经有一本《光与影》杂志,这份于1981年创刊的双月刊杂志,曾是国内享有较高声誉的摄影专业期刊。2000岁末的休刊,一度引起期刊界和摄影界的震动。

杨全强1998年从南京大学硕士毕业,即进入《光与影》杂志从事编辑工作。杂志因故休刊后,才转入江苏人民出版社图书部(《光与影》杂志是江苏人民出版社的一个部门),从事图书编辑工作。

2001年底,杨全强编辑出版田川的两本著作:《东京记》和《草莽艺人》。彼时,大陆出版界正迎来所谓的“读图时代”,图文书成为出版业的宠儿。但杨全强笑称“凑热闹”的这两本书,其实均有其一定价值。尤其是《草莽艺人》,描述了一批从事着瞽书、皮影戏、线偶、梆子等等古老的传统艺术的民间艺人。田川以其真实的文字和图像呈示了他们的“工作状态”,从中传递民族文化的一些温热,也尝试以良知为古老的民间艺术拨开一些阴霾。也因着杨全强对于图像的择选、图文编排的细致入微,使得这两部作品比当时一般图文书籍来得更为精致和深刻,因而颇受欢迎。

《草莽艺人》《前卫》2002年版

后来谈及此,杨全强坦言,这其中或许应该归功于《光与影》两三年的编辑经历,培养了他对摄影和写作的理解。“《光与影》的执行主编沈晓平,对于摄影的感受,特别是决定性瞬间的能量,以及他对于写作的态度和品味应该对我是有很大影响的。如果不是碰到他,如果我当时入社直接做图书,可能跟现在完全不一样。”

有时候,可能无法丈量一个人、一段经历、一本书对于一个编辑某种情结的塑造,而这种情结其实在很多年后,又透过他所做的书,培养和影响了一批读者。

2011年,杨全强重做田川的这两本书,感慨良多。十年过去,已为他人作“嫁衣”无数。

01

以阅读取向为主的选题

杨全强在江苏人民出版社待了八年。他说,“那时候,地方性出版社有分工。比如江苏人民出版社的出版物比较正统一点,江苏文艺社主要做原创小说,而译林出版社则偏重引进。”

因为江苏人民出版社的出版传统,杨全强起初的策划、编辑的选题侧重于学术思想方面。直到后来,在市场形势下,出版社彼此之间的出版界限逐渐消减,出版方向更加多元化,也因此提供了一个条件和空间,图书编辑以个人兴趣进行选题的眼光和能力在出版环节中的作用更为凸显。

除了学术方面的兴趣和偏好,杨全强也在此期间培养了自己对于原创写作的兴趣和关注。“以前这方面读得少,包括对文学、写作不是太了解,而且对原创写作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偏见和排斥。后来慢慢培养起来,主要就偏重在思想、文学和写作。”

在江苏人民出版社的几年间,杨全强编辑了《中国前卫艺术状况》《伤花怒放》《城市表情:20世纪都市影像》《政法笔记》《燃烧的噪音》《创世记:传说与译注》《永玉六记》《在中国屏风上》《我最美好的回忆》《像一块滚石:鲍勃·迪伦回忆分录》等等出版物。

而随着出版物的增多,编辑经验的积累,其所编辑的作品的趣味与风格也更为明显,后来到了南京大学出版社之后,更是体现出其个人阅读取向对于选题的影响。“包括目前做的书,主要还是跟个人兴趣有关系,如果你自己没有兴趣的东西,首先不了解,也不一定做得好。”

杨全强偏好音乐,于是以乐评、研究性著作以及音乐人传记三部分进行该门类图书的选题策划,编辑出版了李皖的《民谣流域》《回到歌唱》和《五年顺流而下》;《纽约时报古典乐评精选》《纽约时报歌剧评论精选》《欧美流行音乐指南》;《来自民间的叛逆》《这就是爵士:马萨利斯音乐自述》《活埋蓝调里》等等。

年轻时弹吉他

02

推动“精典文库” 出版

南京大学出版社作为高校出版社,一直在学术出版领域享有盛誉。尤其是匡亚明主持编纂的200部“中国思想家评传丛书”;张一兵、周宪二位主编的“当代学术棱镜译丛”,译介了《消费社会》《卢卡奇早期文选》《希望的空间》等国外各学科、各领域的前沿学术著作。这两套丛书在一定意义上打造了南京大学出版社的品牌优势,使之成为学术出版的重镇。而这几年南京大学出版社在大众出版领域的品牌和地位,实则应归功于“精典文库”。

2006年,杨全强进入南京大学出版社,担任文化图书编辑部主任。在学术之外,另辟了人文类图书的出版,“精典文库”便是杨全强意欲重点打造的一个品牌系列。

与叶维廉老师在上海

“精典文库”,不同于“棱镜译丛”。“‘精典文库’,我不是想做学术,因为我还是想以作者的写作行为本身为出发点来考虑这套书的设计——无论是文学写作,或是思想写作。比如法国理论罗兰·巴尔特、布朗肖、萨特等等这些作家,他们的思想写作跟英美的学术写作是不一样的。”譬如,2009年之后相继出版了法国老顽童波德里亚的作品的《冷记忆》《论诱惑》和《美国》,以及奥威尔的《我为什么写作》、奈保尔《作家看人》、萨默塞特·毛姆的《作家笔记》和《巨匠与杰作》等诸多20世纪以来国外名家的代表性著作。有的人会觉得这样选书显得有点怪,但细品之下,你会觉得这里面还是有一种统一性在。

而且“精典文库”并不排除国内的优秀作品,文库收录了孟辉的《盂兰变》、余斌的《张爱玲传》等。考虑到其中一些中国当代的作者对“经典”二字的顾虑,所以杨全强便以“精典”为文库命名,并在书封自造了英文klasscis,区别于classic,使得很多读者误以为是拼写错误,其实却使得该文库的个性更加鲜明。但由于组稿及其他一些方面的原因,“精典文库”最终还是成了一个翻译作品系列,这也是让杨全强颇觉遗憾的事。

……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除了法国的思想写作、音乐类作品,杨全强在这些年挖掘、出版了许多当代女作家的作品。例如加拿大作家阿特伍德的《强盗新娘》《帐篷》《人类以前的生活》《神谕女士》《债与偿》等,南非女作家纳丁·戈迪默的《贝多芬是1/16黑人》,安吉拉‧卡特的《安吉拉·卡特的精怪故事集》《新夏娃的激情》《马戏团之夜》以及英国女作家多丽丝·莱辛等女作家的作品,其中大多均为首次引进出版。有一些并未收入“精典文库”之列,杨全强说是想尝试以畅销书的方式来做某些书,但畅销书模式似乎在现有的机制下有较大的难度,“长销是根本,要以长销养畅销,而不能成为长销书的畅销书,实际上我是排斥的。就像法国伽利玛出版社等国外名社的出版思路,畅销书也要进入长销期,进入长销之后,这些作品也会收到精典文库中来”。

03

何妨做一个形式主义者

若是在书店见到整整一套的“精典文库”,其场面是颇为壮观和令人心动的。见过“精典文库”的人,对其装帧设计必是印象深刻。统一的白色书封,书封上除了中英文书名(英文一律用旧打字机体)、作译者姓名等必要信息外,再无多余信息。而《战争与电影》《批评与临床》《关于电视》《日光夜景》等精装本的则采用32小开本,封面多用摄影图片,装帧极为精致。

其实从田川的两册书开始,杨全强对图书开本、装帧设计就尤为关注和苛刻。“当初一开始做书的主要困难就是设计,因为对设计完全没有概念。一开始当然主要从摹仿开始,还记得那时摹仿的是河北教育出版的李陀的《视界》杂志。”而其个人对陆智昌的设计极为推崇。

他评价陆智昌时说到,“优秀的设计在某种程度上,也是对书的内容的一种精彩点评。书的设计在于提供一种环境,设计者不应是《喜剧之王》里星爷扮演的神父,千方百计地要在镜头前多露面几秒,他/她应该是足球场上高明的裁判,以润物无声的手法参与艺术作品的完成。

也就是说,书封设计师不应让读者在看到书的第一瞬间就浮现出这样的意识:他(指设计者)怎么在这里。”有些人批评陆智昌是“排字工”,但杨全强却说其实做一个“排字工”并非易事。他曾感叹,书的设计艺术从旧时代的艺术家手中到当下出版社的美编手中,俨然退去了那一份艺术成分,而仅仅成为养家糊口的饭碗,而真正的封面手艺也就此失传。

很多时候,为了苛求设计的完美无暇,杨全强甚至会亲自上阵,蹲在排版公司进行修改,甚至有时连也目录、书眉、标题、版权页的样式也一改再改,力求完美。

一方面对自己分内的职责力求完美,另一方面,却对作者的写作个性极为尊重。责编在编辑《盂兰变》中,将书中某个情节中用到的一个形容词“五腑六脏”,更正为“五脏六腑”,甚至特意查询了并无“五腑六脏”之说,杨全强却改回原样,笑说:“没关系,这是小说,不科学没关系,作者她就要用五腑六脏,她觉得这样说起来舒服……”可见其一番心力。

……

后在在旧书店无意间见到《草莽艺人》,想起采访那日来不及问“杨师傅”,这十年光阴已过,重做田川这两本书,是怎样的一番心境。

2011年在“海峡两岸图书交易会”,初见杨全强。他携台湾诗人、翻译家严韵至厦门,做《日光夜景》的新书发布会。在台上与严韵两人对谈,聊起诗歌,以及以往译著中的安吉拉·卡特。坦白而言,不甚健谈。反而是私下里,谈笑风生。却又极少聊到个人,多数时候仍在聊一些出版相关的事情。他曾说,做出版,坚持就好。

我想,何其庆幸,因了他这份坚持,让如此之多的人读到这些佳作。

-----我是正文与活动分割线-----

这次“做書者说”请到了优秀出版人“杨师傅——一位能平衡兴趣与市场的编辑,与著名乐评人郝舫一起讲述《滚雷日志:鲍勃·迪伦的传奇巡演》的出版始末,同时还邀请到唱作人王壹现场弹唱鲍勃·迪伦经典歌曲

本周五晚,我们可以喝点啤酒,一边听现场弹唱鲍勃·迪伦的歌,一边聊一聊摇滚大神和他留给我们的音乐记忆:

做書者说034

音乐与文字:鲍勃·迪伦的滚雷日志

时间

2018-1-12 19:30-21:30 星期五

地点

时差空间

北京市东城区美术馆后街77号77文创园内

嘉宾

杨全强 / 出版人

郝舫 / 著名乐评人

王壹 / 知名唱作人

杨全强, 出版人,上河卓远文化主持人。

郝舫,著名乐评人,著有《伤花怒放》《灿烂涅槃》等影响深广的摇滚文化名作。现任碎乐CEO。

王壹,唱作人,酷爱诗歌与书法。

主持

杨默 / 做書主编

费用

60 / 人

支付成功即为报名成功

屏幕将显示入场券二维码

请截屏保存,现场扫码入场

报名后如无法参加,可将名额转让,不可退款

(所收费用用于支付活动场地费)

主办方

做書

做書与做書者说

「做書」是专注于传播出版文化的媒体组织,致力呈现、传播出版的手艺和技艺,让出版更简单、高效。「做書者说」是做書发起的线下活动,定期举办。「做書者说」的受邀讲者皆是真正在做图书产品,且在各自领域有所钻研的出版人。我们希望通过对出版过程中各个环节、细节和一些行业问题的探讨,让出版从业者和关注出版的读者更加具体、清楚地认识出版,认识我们所从事的工作,希望让媒体和社会更加关注出版业,也希望能有更多优秀的人加入到我们中来。

更多教育
更多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