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 > 正文
推荐阅读
八项规定 改变中国

十九大报告指出,全面从严治党永远在路上。一个政党,一个政权,其前途命运取决于人心向背。人民群众反对什么、痛恨什么,我们就要坚决防范和纠正什么。(来源:12月8日,新华社) 十八大以来,党中央坚定不移全面从严治党,全党理想信念更加坚定、党性更加坚强,党和国家的各项事业发展有了更加坚强政治保证。但党面临执政环境的复杂性和复杂性,党内的思想、组织和作风不纯等突出问题。实践证明,管党治党,关系党国家民族前途命运,必须下更大决心、勇气、气力抓紧抓好。 5年前,《八项规定》出台,全面从严治党由此“破题”,开启了一场正风肃纪、激浊扬清、刷新吏治的作风之变。5年后,当初仅仅600余字之规定,却扭转着时代风气的深刻变化,使党风政风焕然一新;而今,它仍具有强大的威慑力,依然是全面从严治党的重要手段,只凭这一点,它已远超当初许众人预期;而且,当时认为公款吃喝等中国官场的“老大难”问题,竟然出现如此显著改善。 作风建设,成绩斐然。5年来,党中央以身作则,率先垂范,身体力行,把八项规定作为作风建设切入点,把全面从严治党为突破口,紧盯重要节点,从件件具体问题抓起,坚决杜绝“节日腐败”。截至今年10月,全国累查处超19.32万起,处理超26.3人,党政纪处分超14.5万人,真是累累硕果,成绩卓著,体现了党中央全面从严治党和狠抓作风建设的坚定决心与毅力。 这5年来,具体到各地,也都交出了作风建设满意“答卷”。一开始就坚持问题导向,从具体的、细小的问题抓,从月饼、粽子等“小事小节”入手,狠刹“四风”。截至今年10月,全国查处违规公款吃喝等三类突出问题共超4.55起。其中,在2013和2014年占68.6%;2015年占17.1%;2016年占10.8%;2017年仅占3.5%。显然看出,违纪存量和增量在大幅度减少,这更足以证明:八项规定,改变中国。 作风建设永远在路上。创新监督手段,充分利用互联网、新媒体和新技术,大大拓宽监督渠道,相信群众,依靠群众,形成群众监督的浓厚氛围;“八项规定”修改实施细则,着重对改进调查研究等方面内容,作了全面规范、细化和完善;中纪委推出八项规定精神“表情包”接地气,换新天。十八大以来,中央十二轮巡视和各级巡视巡察均把作为重要监督内容和监督手段逐渐固化为制度,构筑成反腐“天罗地网”,让隐变“四风”无处藏身。 八项规定,改变中国。只有将八项规定深入人心,彻底转变工作作风,提高干部效率,把好方针政策落到实处,才能不断推动党的事业前进,得到群众的拥护,中国的明天才会希望。才能让百姓感受到了实实在在的变化,不断深入人心,人民满意,世界关注,“八项规定”精神牢牢扎根中国大地,让中国政治生态焕然一新。

更多科技
昨日深圳国际物博会盛大开幕,安...

本次物博会,安印科技以“安印●全生态电子签章引领者”为主题,携安印电子签章系统、云签平台、电子合同平台等多款明星产品精彩亮相,展示了安印电子签章全生态应用场景,备受参观者赞许。

原来格雷厄姆·格林曾离诺贝尔文学奖这么近 1967年诺奖档案解密

日期: 2018-01-10 17:00:00    来源: 界面   
分享到:

原来格雷厄姆·格林曾离诺贝尔文学奖这么近 1967年诺奖档案解密

界面
2018-01-10 09:00
诺奖的奖项提名在奖项颁布50年之后才会公布。1967年,诺奖委员会决定让来自危地马拉的阿斯图里亚斯胜出,并称赞他“文学成就卓著,深深植根于国情和拉美印第安人传统”。这些文件披露了诺奖委员会幕后的故事。

图片来源:HULTON ARCHIVE

据新近公开的档案显示,格雷厄姆·格林和豪尔赫·路易斯·博尔赫斯都曾是1967年诺贝尔文学奖的有力竞争者。

诺奖的奖项提名在奖项颁布50年之后才会公布。1967年,诺奖委员会决定让来自危地马拉的阿斯图里亚斯胜出,并称赞他“文学成就卓著,深深植根于国情和拉美印第安人传统”。这些文件披露了诺奖委员会幕后的故事。

根据瑞典学院公布的一份文件,那一年有70位作家获得诺奖提名,包括萨缪尔·贝克特、索尔·贝洛、劳伦斯·德雷尔、爱德华·摩根·福斯特、乔治·西默农、艾兹拉·庞德和托尔金。但是,《瑞典日报》深挖档案发现,真正的竞争者只占少数,这其中有博尔赫斯、阿斯图里亚斯、格雷厄姆·格林、威斯坦·休·奥登和于次年获得诺奖的日本作家川端康成。

委员会主席Anders Osterling支持格雷厄姆·格林,称他“是一名成熟的观察家,其经历涉及外部环境,具有全球化的多样性;最重要的是,还涉足神秘内心世界的方方面面:人伦良知、焦虑与梦魇。”《瑞典日报》记者Kaj Schueler写到,主席对两位拉美作家抱有疑虑,称阿斯图里亚斯“过分狭隘,受限于其主观的革命世界”,博尔赫斯则“作品精雕细琢而太过矫饰、局限”。

但因委员会里有其他3名成员表示了反对,阿斯图里亚斯最终获奖。Kaj Schueler推测,格雷厄姆·格林失去支持的原因可能是“瑞典学院当时正慢慢转向更全球化的视角。那时已是1960年代后半叶,西方社会对欧洲之外的一切更感兴趣”。诺奖委员会从未把奖颁给格雷厄姆·格林和博尔赫斯,但这两位作家的作品广为流传。于阿斯图里亚斯而言,这样的名号更为珍贵。

Kaj Schueler还说:“翻阅陈年的诺奖委员会文件非常令人激动,也令人有些懊丧。激动是因为如果你对这段历史有兴趣,在这段过程中你至少能了解一些不同观点和看法,回顾当时的文学价值观和表达文学观点的方法。这的确是一场追溯历史之旅,如果你够幸运,在阅读这些资料时还能一定程度上重温那些岁月。但这也很令人沮丧,因为来自诺奖委员会的文件只能给你部分答案。”

在网站BookRiot上,作家M Lynx Qualey指出,在于1967年被提名的70位作家中,仅有五名女性:玛丽·路易斯·卡什尼茨、凯瑟琳·安·波特、安娜·西格斯、朱迪丝·赖特和Lina Kostenko。最近的一名女性得主斯韦特兰娜·阿列克谢耶维奇于2015年获奖,她也仅仅是1901年诺奖设立以来获此殊荣的第14名女性。

(翻译:王宁远)

……………………………………

欢迎你来微博找我们,请点这里

也可以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界面文化”【ID:BooksAndFun】

更多艺术世界
更多教育